四川大学蓝色星空BBS论坛

四川大学bbs,蓝色星空,四川大学吧,四川大学蓝色星空,蓝色星空bbs,川大蓝色星空bbs,四川大学蓝色星空站,蓝色星空四川大学,川大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dshtyy (石家木泥), 信区: Love
标  题: 曾经
发信站: BBS 蓝色星空站 (Mon Dec 15 23:54:37 2008), 站内

                             (一)果汁分你一半
    我想我是一个很早熟的孩子。从小婵把手绢丢到我身后的那天起,我便不再每天和男孩
子打架。 和幼儿园其他梳羊角辫的小姑娘不一样,小婵那双安静的眼睛总能让好动的我变
得很平静。上小学后,她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和她分享自己的零
食。放学回家,我们本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但我还是习惯屁颠屁颠地跟在她后面,直到
看着她走进家门,然后再转身一路狂奔。尽管如此,时常还是会晚于父母规定的时间。为此
,没少挨揍。
    三年级的时候,小婵的爸爸去世了。后来,她妈妈改嫁了,她也跟着转学了,从此便如
人间蒸发一般。
    十几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女孩早已亭亭玉立成大姑娘了。或许,和我一样,她也正坐在
某所大学的某个角落的某条长椅上,细数着一片片飘零的落叶;或许,她已经有了自己幸福
的家庭,每天,牵着孩子走在公园的一条条林荫道上;或许。。。。。。不管怎样,我相信
,虽然时隔多年,许多人、许多事都全然不见了当年的影子,但要是有一天我在人群中碰到
她,一定能认出来。因为,她有着一双安静的眼睛。
                          (二)最浪漫的事
    上初中那会儿是我这辈子最帅的时候。上至校长、下到食堂阿姨,人人都视那个留着蘑
菇头的有着婴儿般吹弹即破的肌肤的我为掌上明珠。当时学校有几个小混混,看谁不爽就扁
,唯独不敢碰我。由于学习成绩好,班主任特意腾出了自己在学校的卧室,让我住了进去。
如今看来,那可是研究生的待遇。
标  题: 曾经
发信站: BBS 蓝色星空站 (Mon Dec 15 23:54:37 2008), 站内

                             (一)果汁分你一半
    我想我是一个很早熟的孩子。从小婵把手绢丢到我身后的那天起,我便不再每天和男孩
子打架。 和幼儿园其他梳羊角辫的小姑娘不一样,小婵那双安静的眼睛总能让好动的我变
得很平静。上小学后,她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和她分享自己的零
食。放学回家,我们本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但我还是习惯屁颠屁颠地跟在她后面,直到
看着她走进家门,然后再转身一路狂奔。尽管如此,时常还是会晚于父母规定的时间。为此
,没少挨揍。
    三年级的时候,小婵的爸爸去世了。后来,她妈妈改嫁了,她也跟着转学了,从此便如
人间蒸发一般。
    十几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女孩早已亭亭玉立成大姑娘了。或许,和我一样,她也正坐在
某所大学的某个角落的某条长椅上,细数着一片片飘零的落叶;或许,她已经有了自己幸福
的家庭,每天,牵着孩子走在公园的一条条林荫道上;或许。。。。。。不管怎样,我相信
,虽然时隔多年,许多人、许多事都全然不见了当年的影子,但要是有一天我在人群中碰到
她,一定能认出来。因为,她有着一双安静的眼睛。
                          (二)最浪漫的事
    上初中那会儿是我这辈子最帅的时候。上至校长、下到食堂阿姨,人人都视那个留着蘑
菇头的有着婴儿般吹弹即破的肌肤的我为掌上明珠。当时学校有几个小混混,看谁不爽就扁
,唯独不敢碰我。由于学习成绩好,班主任特意腾出了自己在学校的卧室,让我住了进去。
如今看来,那可是研究生的待遇。
     隔三差五地,我都会收到一些不明来历的粉红色信件。现在想想,真的搞不懂,那时
的我完全没有表现出何等的才华横溢,怎么会被这么多女生注意到?单是自己班上就有好几
个:同桌三梅子、豆豆、雪琴,还有那个和我结拜的风二姐(和她在一起总有吃不完的冰激
凌)
    初二时,我有了新的同桌:那个高出我大半个脑袋、时常在老师眼皮底下修眉毛、涂指
甲的女生。思淼是学校的校花,天生一幅好嗓子,连续三届校园卡拉OK大赛的冠军。听说追
她的男生已经有11个了,我去了刚好凑足一打。
    晚自习上,思淼总会向我问一些她不会做的作业题,但不出十分钟便会抛开书本和我聊
到找不到北,在她的脑子里,永远都有那么多新鲜的玩意儿。下课时,我会捡一些落叶,晒
干,然后在上面写上一首首深情款款的英文诗,送给她做书签。无聊的时候,她会让我伸过
手去,在我的手心画那些七条腿的乌龟和八个脑袋的娃娃鱼。有一次,思淼一边画一边说:
“我要是结婚了,一定选你生日的那天。”
    有一天晚自习,学校停电了,教室里炸开了锅。我俩点燃了蜡烛,唱起了《最浪漫的事
》。渐渐地,教室安静了。接着大家都唱了起来,后来,整个校园的上空都回荡着那动人的
旋律。
    中考后,我进了重点中学。思淼也随父母去了外地念中专。开始的几年,我们常有书信
往来。在信中,我得知她过得很好。她也承认自己喜欢过我。后来听说她到了一家不错的公
司上班,从此便杳无音信。
    大学校园的阳光总是那样的灿烂,灿烂得让喜欢怀旧的我也会时常忘记那些如烟的往事
。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她。
 “生日快乐!”
“Oh,my god!我自己都忘了。”
 。。。。。。

“我结婚了。”
“。。。。。。真的?。。。。。。祝你幸福!”
 。。。。。。


                            (三)都怪笛声太悠扬
    到了高三才知道什么叫三更灯火五更鸡。每逢周末,寝室的兄弟们都会聚在一起,鬼哭
狼嚎地发泄一周的压抑:一打啤酒、两副扑克、八个笨蛋。终于有一天,我厌倦了这种重复
的生活,带着尘封已久的铁笛来到操场边的柳树下。
    一首荡气回肠的《花太香》后,天使降临了。
    从那天起,乐儿就如同一个堕入凡间的精灵闯入了我单调而平静的生活。我们约定每周
末的晚上都来那棵柳树下,细数天边的点点繁星。她很意外地发现整天埋在一堆堆数理化公
式中的男生竟会如此懂得诗情画意,我也惊叹文科班的女孩子会如同她这般精于逻辑推理。
    高考一天一天地近了。我们分享着彼此那些共同的语言:画画,R&B音乐,水蓝色。。
。。。。
    有一天,我握着她的手说:“假如我成了你的男朋友,你会和我选同一所学校吗?”
    乐儿抬头望着天空,良久,说:“我会的,但是,我不希望看到这种假设成立。我不想
在不恰当的时候、不恰当的地方,做不恰当的事。”
    黑色六月终于过去了。乐儿去了云南,我来到了哈尔滨。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总是
在流动的人群中追逐相似的背影,可每次都是徒劳。
    有一天,一封水蓝色的信静静地躺在我的面前。我轻轻地拆开,是一幅画:星星、柳树
、横笛,还有我和她。。。。。。

                          (四)我是她的不经意
    大学生活就如同一幅泼墨山水画,给你一张白纸,怎么描绘全看你自己。两年一晃就过
去了,我没有读懂唐伯虎的风流倜傥,也学不来韦小宝的偷香窃玉。有时我在想,TMD这年
头上帝的椅子究竟谁在坐?终于有一天,我跑到军工操场上,指着老天的鼻子破口大骂。。
。。。。
    也许真的是被我骂怕了,从那以后,老天真地给我安排了几场艳遇。在从家开往学校的
火车上,我没有抵挡住对面女孩的投怀送抱。原来恋爱就这么简单!
    正如大家想的那样,这场闪电式的“相恋”很快就over了。我开始审视自己,猛地发现
,我竟将初吻给了一个自己完全不喜欢的人。于是,我把自己藏在书山题海中,我忏悔。。
。。。。
    后来遇到了若楠,我开始明白什么叫嫣然一笑动山城。若楠是这一生中第一个和我共进
西餐的女孩子,有着一张让人心慌气短的脸,她的样子,如同一颗投入死水潭的石子,荡起
了我心头的阵阵涟漪。但我清楚,即将离校的我和她之间是完全不可能的。她也一直把我当
成师兄,当成大哥哥。于是,我总是远远地站在那里眺望。
    在考研最难熬的日子里,每天,我都会把她的名字写在我要看的辅导书的那一页上,这
样也算是她在旁边看着我给我加油吧。拼了!
    毕业了,总有那么多让人肝肠寸断的牵挂。在即将登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对着自己在大
学里唯一喜欢过的女生说出了那三个字,不求答案,只为走得一身轻松。。。。。
    都说成都是个美女如云的地方,在这个我即将去生活学习的城市,会遇到那熟悉的身影
吗?
    七夕了,想起一首诗:

    北方有佳人,

    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
If god is a girl,I'll kiss her。。。。。。

※ 修改:·dshtyy 于 Dec 16 22:11:09 修改本文·[FROM: 蓝色☆空]
※ 来源:·四川大学蓝色星空站 http://lsxk.org·[FROM: 蓝色☆空]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0/20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The truth is, everyone is going to hurt you. You just got to find the ones worth suffering for.